诗织

ヾ(°ー°ヾ)^?啊咧?

【聪花】遇见你时逆光之中(短篇完)

·CP:日野聪×立花慎之介
·注意本文纯属虚构,与三次元人物无关
·本文花吐症设定就是网络上最普通的设定,没有增加别的内容(应该没有增加吧…)
·我也不知道写得好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吧( '▿ ' )

-----

愛してるのに、愛せない.

------

—01—

“nya~”

“...Lily...?”

被厚重窗帘遮住了的阳光,似乎永远也透不进这个连空气都没有多大波动的黑暗房间,如果仔细观察,确实有那么一个身影,侧躺在地板上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还剩几天...?”

“nya...?”

“我没事。”隐隐约约侧躺着的身影把姿势调整成了坐起的样子,一手撑在一侧支持身体几乎全部的重量,另一只手用力地拍了两下额头,连拍击声都听得分明。身影如此单薄,让人怀疑似乎随时都可以倒下。

“咳咳咳...”

“不要去碰花瓣...Lily!”

------

—02—

“立花君,立花君?”立花慎之介有些迷茫地抬起头,将视线投向了坐在自己旁边,原本在校对台本的日野聪,姑且算是好友吧。“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吗?”日野聪伸出一只手,仿佛要去试探立花慎之介额头的温度,被立花慎之介一闪身躲开了。

立花慎之介没说什么,更准确的表达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脑袋沉沉的思绪很混乱,唯一剩下的一个想法,明明已经从“慎酱”改口到了“立花君”,也顺便改改那种让人怀疑的关心照顾吧,现在自己也不太明白到底在抱怨什么了。

在那人紧盯的目光下,立花慎之介无奈之下也只是张张嘴干巴巴地吐出“我没事”三个字来。喉咙很难受,想要咳嗽,但是不能这么做,如果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得了花吐症的话。

好在日野聪也没有去深究,只是仔细又看了几眼后,将目光转回了手中的台本,用很轻的声音断断续续念着比较复杂的地方。立花慎之介也放松了原本有些紧绷的身体,闭上眼睛,身体靠倒在椅背上,听着日野聪的声音,意识也渐渐被剥离飘散到了很远的地方去。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立花慎之介只觉得身体很重,缓慢睁开眼睛的过程中,也只是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雪白和模模糊糊不知道从哪里照射进来的光,一瞬间自己似乎已经到达了天堂,自己也称不上什么好人吧。

“立酱?你终于醒来了,没事吧?要不要喝点水,噢,水,水...水,不对,先喊医生...”立花慎之介都不用就知道这是福山润,同事务所的大亲友,平时两人关系就特别好,不过也真是闲,竟然在医院陪自己。

睁开眼的瞬间,立花慎之介就看见福山润鼓着脸像中华街卖得那种白馒头,有些慌乱地把热水冷水混在一起,努力拼成温水。立花慎之介就着福山润伸过来的手,喝了几口水,水也很争气的正好是温热的,喝上去正好,让人忍不住想起那个经常给自己准备温水的人,但是怎么可能在这里。

“润君…”立花慎之介尝试发了一下声,尽管刚刚有水流过喉咙,但是仍旧忍不住想咳嗽,如果想将这个秘密永远保留下去的话,立花慎之介乖乖地闭上嘴没再说话,难得给了福山润一个看起来特别文静的笑容。

福山润也许是发现了什么,快速眨了几下眼睛,也只是和往常一样的表情一样的动作。在医生检查过没有什么大问题,只要好好养身体后,福山润也就开始讲起立花慎之介昏睡的这两天发生的事。

“是聪,日野聪送你过来的,那天你们是录制电台节目?他在这里待了一晚上,早上因为有工作,所以换了事务所的工作人员过来,昨天近酱和菅沼也顺道来过了,今天上午也是聪,我工作结束后也就过来了,立酱怎么弄得啊…”听着福山润絮絮叨叨地讲了不少,立花慎之介不知怎么的心情都好了起来。

立花慎之介没怎么说话,大概是和平时差不多,所以福山润离开之前一切都是很正常的。福山润负责唧唧歪歪地瞎扯,立花慎之介只要附和就好了。

“那么我先走啦,立酱好好休息噢!下次DABA再出来聚会呗!”福山润快速地戴上帽子拎上包,冲立花慎之介挥了挥手,替他关上了病房的门。

“怎么样…”福山润一直走出这个病区,在大厅候诊区的椅子上看到了日野聪和小野大辅,出声问话的人小野大辅,DABA的Leader,不管是谁都觉得小野大辅是个温柔到极致的人。

“医生那边看不出什么,只是说营养不良。”福山润也没有坐下说话的打算,“立酱什么也没说,只是我觉得肯定有哪里不对劲。谁能在这么短时间瞬间瘦成这个样子,立酱本身就不是会亏待自己的人。”

“有什么事明天在说吧。”虽然说时间还不是特别晚,但是三人明天一早都还有工作,小野大辅招呼两声,大家也就结伴离开了医院。

------

—03—

立花慎之介瞒着所有人一个人偷偷地出了院,一大早就到家了,虽然家里没人的时候,Lily也很聪明不至于饿死,再说有菅沼久义在,经常赖在自己家问口,自己每次生病的时候给Lily喂食什么的也没少做。

立花慎之介还没来得及脱鞋,Lily就已经蹭了过来。“抱歉啊,Lily,回来晚了。”Lily回了几声nya,立花慎之介轻笑了几声,转身时顺手在Lily背上撸了一下,给他重新倒了猫粮换了水,还是觉得菅沼久义这家伙喂多了啊。

“我去躺一会儿。”立花慎之介再一次摸了摸Lily背上的毛,柔顺光滑触感极好,抱着这样一份好心情,立花连衣服都没换,裹着被子滚到了床的中间,难得有这个一个孩子气的行为。

一切都显得十分合理,只要忽略满地的蓝色的花瓣。

------

—04—

立花慎之介是被连续不断的敲门声给吵醒的,扒过手机一看自己也没睡多久,刚过中饭时间。虽然内心抱怨着来人的种种不好,但是还是从床上爬起来赤脚走去开门,迷糊中只是轻轻带上了卧室的门,并没有锁住。

“立酱!你怎么说都不说就回来了啊!我们老担心的,所以我特意跑过来陪你吃中饭,中饭你吃了吗?有没有菜啊,饭呢?”尽管很想把菅沼久义这家伙锁在门外,但是立花慎之介当然不可能这么做,一边把人拉进来,一边说,“你不是有我给的钥匙吗?怎么还要我开门?什么吃得也没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俩就猫粮将就一下吧。”

“诶!立酱你不会在家就和Lily一起吃猫粮度过吗?所以这么瘦?”不知道是什么警醒了立花慎之介,他迅速从刚睡醒的不知所措恢复到了平时“有谁来给我欺负一下吗”的状态。

“好吧...那我们就吃猫粮吧...”在立花慎之介一脸“你在逗我吗”的表情逼迫下,菅沼久义拿出了藏在身后的塑料袋,里面装得是刚刚从间岛淳司家顺来的中饭,间岛淳司亲手做得咖喱饭。“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啦,我带了食物过来哟!”

把袋子塞给立花慎之介拜托加热后,菅沼久义就十分熟练地逗起Lily来了。

脸上的不乐意归不乐意,立花慎之介还是拎着袋子去厨房找微波炉,用锅子再炒一遍太麻烦了,浪费时间精力,随便吃点就把那家伙赶出去吧。

菅沼久义跟在Lily身后,走进了立花慎之介的卧室,在看到满地的花瓣后,不动神色地抱起Lily,又顺手抓了一把塞进口袋,再带上门,一连串动作显得有条不紊,但是出来坐在沙发上平复心情的时候,菅沼久义发现自己的心跳用耳朵都能听清。

冷静一会儿后,菅沼久义觉得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大家进行商讨,熟门熟路地走到厨房,“我发现我下午的工作来不及了,我要先走了,立酱你要好好吃饭啊!”不等立花慎之介有什么反应,迅速地穿上鞋子蹿了出去。

这大概是久酱这辈子速度最快的一次了吧。这样想着,立花慎之介把冒着热气,香味闻起来也不错的咖喱饭放到桌上,再次转身拿勺子的时候,一阵苦涩感从喉咙深处涌了上来,苦涩之后便是抑制不住地咳嗽,喉咙里面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抓动。

去睡一觉就好了...立花慎之介没有再管其他的,意识散开去之前,只能听见Lily的叫声。这么说来,自从得了花吐症之后,原本不怎么发出声音的Lily,一下子从经常省电的日野聪变成了还处于十七八岁的福山润,日野聪...

------

—05—

    “久酱,你怎么有钥匙的?”昨天商量了一下午,吵了一晚上,还是无果的DABA剩余六人决定一齐前往立花慎之介的家里。在路上,日野聪难得说了一句话,剩下地就交给我吧。在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下,日野聪是大家唯一能够托付的对象了。

“立酱给我的,他怕我赖在门口感冒生病了就不好了。”菅沼久义转动钥匙“咔哒”一声,锁打开了。六人小心翼翼地依次进入,谁也没说话,脚步都放得很轻很轻,当大家都聚集在客厅后,离立花慎之介只有一门之隔的时候,意外地谁也没有再说话。

“蓝蔷薇的花语是什么啊?”小野大辅突然冒出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福山润反应快,第一个回答他,“绝望梦幻温柔的爱情...之类的,我在想为什么立酱不是白蔷薇和紫蔷薇呢,一个是纯洁神秘的爱情,还有一个是美丽执着。”

大家都知道福山润没有说完,白蔷薇还有凄凉冷漠的意思,而紫蔷薇更有禁锢悲怆的含义,这是大家昨天恶补的花语知识,“那为什么不是姬金鱼草(请察觉我的爱意)呢?”

“你在开玩笑吧!OnoD!”福山润对于小野大辅不那么正常的提问深感无奈,气氛一下也轻松了起来,在近酱示意大家轻声以后,日野聪拍了拍小野大辅的肩膀,道了一句感谢,走向了立花慎之介的卧室。

“不会有任何改变的,也许会更好,日野君。”说话的是间岛淳司。

大家都是这么温柔的互相扶持着,才能顺利地走到今天。大家需要得不是能够给自己带来利益和声望的朋友,而是在这种时刻能够出言鼓励的伙伴。

日野聪哽咽了一下,站定沉默了几秒,最后也只说了一句,谢谢。

握住立花慎之介卧室的门把手,冰冷的触觉直接传达到了心脏,很久没有这般的复杂的感觉了,往下拉,门没锁,慢慢地打开一条缝,里面很黑,但是还是能够看见那个躺在床上已经几天没见了的慎酱。

日野把门又拉开了一些,脚步缓慢但是又十分坚定,在整个身子留在里面之后,没有回头去看伙伴们,只是用手背在身后,再次关上了门。仅有这一次,我能够把世界隔绝在外,用我褪去了一切遮掩的眼睛最后好好看看你的脸。

--------

—06—

“我,日野聪,结婚了!”

“恭喜你!”

‘前面说要结婚要结婚,终于结婚了啊!’立花慎之介把没法告诉观众但是自己又想说的话通过笔谈的方式写给了日野聪看。

对方也用笔谈的方式回了话,“什么时候慎酱结婚,一定要提前通知我一声啊,DABA其他人不说也没关系哟!”

立花慎之介没笑出声,但是夸张的表情被日野聪看到了,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了,当然这一段被后期剪掉了,调整好情绪录制最后一部分的时候,立花慎之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反而暖暖的。

有些东西不仅没有变,还比以前更好了呢。

------

—07—

“立酱他结婚没告诉我!”福山润一副很受伤的模样,豪爽地拿起桌上的乌龙茶一口闷。

“你这像是失恋了一样..?”小野大辅面对亲友不经过大脑的发言,惹得福山润伸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小野大辅的上臂。

“立酱他没和我说...”菅沼久义十分失落地喝了一大杯的可乐,被间岛淳司夺过杯子,“立花君也没和我说。”

大家把目光转向近藤孝行,近藤孝行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最后不出声还好,一发言就语出惊人的日野聪说了一句,“我知道啊,慎酱给我发了邮件。”

“你!”“为什么啊!”......

“不好意思,我来迟了!”立花慎之介拉开门,入目就是小伙伴们狰狞的表情。

—完—

写到一部分之后产生的小剧场:

握住立花慎之介卧室的门把手,冰冷的触觉直接传达到了心脏,很久没有这般的复杂的感觉了,往下拉……

门锁了。

—全文完—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热度 ( 8 )

© 诗织 | Powered by LOFTER